OasisAndRye

我知道有天要告别。

论黑粉的自我修养 (勉强可以算作是泽莫盾?? 恶搞向)

这明明是爱。。。

一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饺子:

cp:无,Zemo和Stve中心
分级:清水
简介:Zemo的尾行日记。
警告:无视电影时间轴,无视电影人物性格设定,无视片尾Zemo原台词(主要是我实在记不得了),总之就是各种无视和各种ooc,但Zemo这种大写的痴汉斯托克真的不要太萌。


       另外我只想说,泽莫巨巨眼神真好使,那么黑灯瞎火也能看见队长眼睛里混着绿色,不愧是黑粉,给他呱唧呱唧。


 


 


 


 



      第一天


      对美国队长粉转黑。但黑粉才是真爱粉。


                                                             ——Zemo



      我叫Zemo,曾经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我的父亲,我的妻子,我的孩子们,这就是我想要的一切,我不贪心,从没有奢求过更多。我曾经也只是个普通人,会带着我的孩子们跑去看关于美国队长的展览,会窝在沙发上一边吃甜甜圈一边看千篇一律的肥皂剧。


       然后一夜之间,我失去了我所在乎的一切。站在那片我曾经称之为家的废墟面前,我无数次想象如果当时他让他们快跑呢?没人知道我心中的痛苦,而我曾经敬仰并且信任的超级英雄们,那会儿早就跑回去高高兴兴的庆祝自己解决了又一次的危机了。


       很好,非常好。我会让你们知道失去一切的滋味。


       我要复仇,但是复仇对象如果是一群人的话目标太多,不太好下手。我坐在汽车旅馆里,面前摆着复仇者的照片,几乎没有犹豫就挑选了美国队长。他本应是最伟大的士兵,是这个世界上最仁慈最善良最值得信任的人,但是他有为我的家人流露出悲伤吗?没有,他甚至不知道在我家人身上发生的事情。


       而我还该死的花了三张门票钱去看他的展览!我咬紧牙关,泪水又涌了上来。


       美国队长要为此付出代价。


 



       第九天


       一个男人,心中满是愤怒,但他有耐心,有足够的智慧,并且拥有一个周密的计划,那么这个男人无所不能。


                                                         ——Zemo



       我坐在公园的长椅上,脸上带着伪装用的八字胡,穿着运动服,等在美国队长晨跑的必经之路上。美国队长的晨跑路线并不是什么秘密,早就有新闻报道过这件事,曾经还有一群人跟着他一起跑,但是在发现自己跟不上他的速度之后,渐渐地就都放弃了。


       我安静等待着,目光越过平坦的草地,向远处眺望。远远地,我看见一个小小的黑点,用非常快的速度向我这边跑了过来。


       我情绪有些激动,站起来活动活动手脚,但就在这个当口,美国队长风一般的从我面前跑了过去,几乎在五秒之内消失在了我的视野中。


       刚才发生了什么?他的速度这么快吗?这是血清的力量?我迈开步子想要追上他,用自己最快的速度想要追赶美国队长,但是直到我沸腾的血液几乎要灼伤自己,都再也没能看见美国队长的身影。


       我都没能看清楚他的脸。我懊恼地慢慢往回走,该死的血清,该死的美国队长。这个计划不行。


 


 



       第二十八天


       嗯,我就是那个无所不能的男人。
                                                         ——Zemo


       我制定了新的计划,我仔细研究了美国队长的晨跑路线,决定埋伏在终点附近的一家饮品店里。美国队长几乎每天晨跑结束都会到那里买一杯咖啡,然后慢悠悠地走回去。


       我占据了门口旁边的位置,要了一壶水果茶,一边看杂志,一边用余光注意着街道上的动静。


       我今天穿了一身西装,伪装成上班族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等了不一会儿,美国队长推开门进来了,他从我身边走过去,我能感觉到他热烘烘的体温。


       美国队长就站在柜台那里,面带微笑跟店员打招呼,金色的发尾打理得整整齐齐,顺延下来形成一个尖,干净白皙的脖子让我想到那种玩具洋娃娃。


       也许是感受到了我热切的视线,美国队长突然回过头扫视周围,我不动声色的收回视线,继续低着头假装在认真看那本杂志。


       这样不行,他的警惕性太高了,我不能离他太近。我否决了把饮品店当做据点的计划,心中升起一片小小的失望情绪。只能远距离观察他。


       美国队长拿着一杯黑咖啡走出了饮品店,我在心里默数了十个数,才慢吞吞把文件装进包里,走出饮品店。


 


 


       第三十六天


       这样下去不行,尾行美国队长好像对我的计划没有什么帮助。


                                                         ——Zemo



       美国队长在画画。


       我今天穿着T恤和牛仔裤,打扮得像个来观光的游客,脸上贴着假的络腮胡子,它弄得我很痒。


       美国队长就拿着一个小本子,坐在公园的长椅上,画他不远处的树。对于美国队长的画技我好奇得要命,但我不敢冒险靠太近。


       我举起脖子上的相机,对着不远处的建筑装模作样地拍照,然后低头查看,接着举起相机准备拍美国队长。


       这个角度不太适合拍照,我向左边走了几步,看着镜头里美国队长完美的侧脸轮廓满意的点了点头,接着调整了一下焦距,把他低头认真画画的样子拍了下来。


       美中不足的是光线太亮了。


       于是我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站在同样的位置又拍了一张照片,然后点开了一个应用程序。


       我调整了一下亮度,让画面看起来不那么刺眼。但是我该用哪个滤镜才好呢?我陷入了思考,还是把背景虚化掉只留下美国队长?我胡乱点了一个选项,发现美国队长脚下的土地变成了波光粼粼的湖面,看上去梦幻多了,我有点儿喜欢这种效果。


       还有没有什么别的功能?


       也不知道折腾了多久,当我最终点了保存按钮,心满意足地抬起头之后,却发现美国队长已经不在那张长椅上了。


       该死。


 


 


    
       第八十七天


       把那张照片设定成桌面只是为了提醒我自己不要忘记我的计划。


                                                         ——Zemo



       我用了几天的时间仔细研究了一下美国队长,从他的出生到“死亡”,找到了我能找到的所有以前的报纸,只要出现了美国队长的名字,我就都会看一遍。我花了两天时间泡在图书馆里,做了一份笔记,甚至详细记录了美国队长在注射血清之前的能令他过敏的东西。


       为了确保自己可以搜集齐所有资料,我甚至在网上加入了一个美国队长的狂热粉丝会。但他们能提供的信息与我已经掌握的别无二致,没有任何有用的东西。


       但是我破解了一部分黑寡妇放到网上的加密信息,发现了非常,非常非常有趣的信息。


       James Barnes。


       美国队长的挚友,唯一一名不幸丧生的咆哮突击队队员,变成了苏联的杀人机器冬日士兵。


       网络真是个好东西,我还在网上找到了一段美国队长知道发现冬日士兵的真实身份之后的视频。不得不说,那个拍摄视频的人真的相当专业,他非常清晰的拍下了队长的表情,镜头没有晃动,完整记录了队长的反应。


       啊,看看他茫然无措的表情,他快哭了吗?美国队长在那一刻看上去是那么脆弱。


       我感到非常满足,重新又看了那个视频,确定自己找到了美国队长的弱点。我想要复仇,想让美国队长了解那种失去所有的绝望,那么还有什么方法比从冬日士兵入手还要行之有效呢?


 


 


       第一百二十一天


       不知道我的积蓄够不够我完成复仇计划。


                                                         ——Zemo



       另一个有趣的发现——Barnes或许跟钢铁侠他老爸的死有关系,而黑寡妇无意中帮了他大忙。


       那些泄漏到网上的信息都是加密的,幸好我受过训练,我是专业的,虽然花了我一点儿时间,但是一切都是值得的,我的计划已经初见雏形了。


       我关上电脑,凑到了望远镜前面。


       每周周五,如果美国队长没有别的事情,他都会来到医院看Peggy Carter。我知道她,跟美国队长是一对可爱又悲惨的爱情鸟,两个人的时差差了七十年。但是真没想到她还活着,还能见到美国队长。


       她对美国队长很重要,但她的时间已经所剩无几,所以我不打算利用她。只剩下Barnes了,他可是一条大鱼,我可以从他入手,给美国队长挖一个很深很深的坑,然后慢慢把所有人都引到那个坑里,然后站在他们头顶上泼他们一大盆狗血。


       啊,多么美好的计划。


       


 



       第一百五十四天


       我应该找一份工作了。


                                                         ——Zemo


 



       美国队长很喜欢小孩子。


       我顶着一头假发,画着老年装,在走廊的另一头观察美国队长。他受邀到一家孤儿院进行演讲,现在正抱着一个小男孩儿,身边还围着一群孩子,给他们讲故事。


       美国队长,顶着一张二十几岁的脸,笑得却像一个慈祥的老爷爷。


       “你要收养我吗?”我怀里的小孩子仰着头问我。


       我低下头,看着那个孩子。他跟我的儿子一点儿都不像,我的儿子是黑色的头发,这个男孩儿却是红头发;我儿子有棕色的眼睛,这个孩子却是浅灰色的眼睛;我的儿子……


       “先生,你打算收养我吗?”那个孩子提高音量又问了我一遍。


       “不。”我抱紧了他,感觉他就是我失而复得的孩子,我的眼泪快速地涌上来。“你值得被更好的人收养。”


       “那你为什么抱着我?”他睁大眼睛,“你是恋童癖吗!?”


       眼泪又快速退了回去。


       我扔下小孩子,在他尖叫着招来美国队长之前离开了那里。


 



 


 


       第一百九十八天


       脸上出现了过敏反应,可能是我对假胡子过敏了。


                                                         ——Zemo


       观察美国队长已经成了一种习惯,尽管对我的复仇计划没有一点儿帮助,我还是会出现在美国队长周围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上个月我离开了美国,去别的国家四处收集我想要的情报,顺便搞到了一台可能会派上用场的机器,回来之后发现美国队长好像变瘦了。


       因为美国队长的衬衫不再紧绷得像是随时可能会裂开了。


       他对他的胸肌做了什么!?


       他到底有没有在好好锻炼!?


 


 


 


       第二百三十三天


       哦,原来我是对粘胡子的胶水过敏了。


                                                         ——Zemo



       今天糟糕透了,美国队长没有露面,在大楼里待了一天,而我在雨里等了一整天。


       现在什么都不想说。


 


 


 


 


       第二百六十二天


       很高兴看到他的衬衫又紧绷起来了。


                                                         ——Zemo



       美国队长和他那个跟班去看了一场画展。


       但是我没能尾随他们到最后。


       因为我打工的那家餐厅他妈的缺人手。


 


 


 


 


       第二百八十四天


       我辞职了,如果不是没有多余的精力,我绝对会控告那家餐馆虐待员工。


                                                         ——Zemo


       我的计划已经完成了大半,只剩下一些小小的细节需要完善。


       一个完美的计划,如果选择一个合适的时机开始执行,我将分裂复仇者,我将夺走美国队长的一切。


       美国队长会怎么做?


       我有点儿想看美国队长红着眼眶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或者生气地瞪着眼睛。


       也许他会吃惊地看着我,那应该会让我有种莫名的成就感。


       


 


 


 


 


       第三百三十四天


       合适的时机在哪里。


                                                         ——Zemo



       我的计划已经完美无缺,接下来我要做的就是静静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用不了很久,美国队长的世界就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而我要目睹这一切,我要笑着看到最后,确保我可以在与我家人团聚的时候告诉他们这一切。


 


 


 


 


       第三百六十八天


       哦,他的眼睛,我的天,那双眼睛,那双眼睛在凝视着我。


                                                         ——Zemo



       我成功了,他们一步一步他进了我挖好的坑中,现在只要他们咬住老鼠夹上的那块奶酪,他们就再也走不出去了。


       我兴奋到颤抖,我能听见远处电梯运行的轰鸣声。


       我就知道美国队长会抓住我抛出的一切诱饵,不顾一切地找到这里。他那么聪明,怎么会错过那些微小的、诱人的线索?


       我将要和他面对面交谈,我将要控诉他犯下的罪行,这一切是多么美妙。


       我等待着,隐藏在黑暗的监控室里看着他们走进来。


       “我就知道你能找到这里。”我打开了灯。


       盾牌飞了过来,意料之中。


       “没有用的,你打不破它。”


       我看着他朝我走过来,停在我面前。


       我从来没有那么近距离的看过美国队长,而美国队长很明显在生气。美国队长越生气,我就越开心。


       “我跟了你一年多。”我不怀好意地说,一部分是想夸耀自己出色的监视技术,另一部分是想要吓吓他。果然,那双眼睛受惊地微微睁大,“从没有站在这么近的距离观察过你。你的眼睛,有一丝绿色混在蓝色里。”


       我深吸一口气,“发现你并不是完美的,这感觉真好。”


       才不是,蓝绿色也很好看,而且他的眼睛里还有一点点金色,超美的!


       “任务报告。”


       我放出了那块带着奶酪的老鼠夹子,我知道他们一定会咬住它不放的。我看见美国队长惊慌无措的小表情,如果再仔细看看,他真的要哭了,噢,那双水汪汪的眼睛。


       现在我终于可以不带任何遗憾的去见我的家人了,我已经让他们等了太久了。


 


 


 


 


       第三百七十二天


       见不到美国队长,我什么都不会说。


                                                         ——Zemo


 


       我当时为什么不在臼齿里放一颗氰化物呢?


—END—

评论
热度(403)

© OasisAndRye | Powered by LOFTER